顾功垒:生,还是不生?

顾功垒:生,还是不生?

"你会多生一个吗?"微信朋友圈里,已生育一胎的30多岁年轻妈妈们,这两天常被大家关切地询问是否酝酿生二胎的问题。

修改争议已久的一胎政策,允许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第二胎,可以说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后发布《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决定》在80后年轻夫妻中引发的最大回响。

《决定》明确要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单独二胎),但是目前没有进一步说明在哪个城市先开放,或是全国一起松绑。然而是生,还是不生?这个问题至少对生活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白领们来说,不是一道爽快和简单的选择题。

新加坡当年从"两个就够了"到后来人口结构改变得转向鼓励人民生育,然而任凭政府的优惠或奖励政策如派发婴儿花红等,也还是难以吸引新组建的小家庭多生宝宝。上海年轻妈妈们现在好像能体会到小家庭没有要多生的考量了。

朋友中有人明确表态欢迎《决定》修改一胎政策,已在规划哪一年怀个宝宝比较合适;有的担心抚养两个孩子的经济负担大、精力不够,对生二胎持保留意见;还有的则暂时拿不定主意,成为纠结派。

几年前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张妈妈(32岁)是赞成允许二胎的上海女性。她自己是中国计划生育国策刚施行后的产物,尝过小时候独生女成长的寂寞和孤独,基于她的第一胎是剖腹产需要几年恢复,所以初步打算到2016年时再生一胎,最好是个女儿,来陪伴现在17个月大的儿子。

不过要真是怀上了第二胎,张妈妈初步决定从现在辛苦的IT工作退居二线,变成全职妈妈带孩子,等到孩子再大一些,再物色份兼职工作补贴家用。

张妈妈说,现在每个月的育儿开支约2000元(人民币,下同,408新元),想多生一胎主要是让孩子的童年多个玩伴,没有考虑孩子今后上学难、择校难等系列烦恼,自己也想多花点儿时间与孩子相处,毕竟参与孩子的童年是件幸福的事。

不过张妈妈的满心期待,并没有完全得到朋友圈中其他年轻妈妈的认同。有位医生妈妈就直言,医生的工作性质很讲究延续性,不少女同行产后复出就改行做了行政,感慨"养娃太耽误事业"。其实,职业女性怀孕后事业有所停顿的,何止医生这一个行当。

上海是中国最早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的城市之一,率先达到低生育水平,在1993年起出现户籍人口自然变动负增长,现在也是中国老龄化较为显著的城市之一。

截至去年末,上海有2380万常住人口,去年的自然增长率为4.20‰(出生总数为22万6000人),户籍人口总和生育率为1.07,均低于全国水平。自实行计划生育以来,上海总计约少生700万人口,相当于一个香港(或一个瑞士)的人口。

当有人说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让地球村少了4亿左右的人口时,网友又以调侃的方式体现"中国人民有多智慧、多无聊,又是多无奈"。

二胎被禁时,有人逃罚款、有人到香港美国生孩子,想生的照样能生下来;现在政策要松绑,大家又开始讨论家庭观、夫妻造人的精力体力和妻子育龄条件等等。施行了30多年的国策要变,看来也不是说变,娃娃就呱呱坠地那么简单。

还是律师说得在理,有生的权利就是一个进步,是否行使则是个人自由。生,还是不生,夫妻好好把话聊。


Get the full story from Lianhe Zaobao

Purchase this article for republication.

BRANDINSIDER

SPONSORED

Most Read

Your daily good stuff - AsiaOne stories delivered straight to your inbox
By signing up,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and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