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事司法制度帮助中等收入大众

新家事司法制度帮助中等收入大众

新制度要帮的是住在四五房式组屋或公寓的一般百 姓,女方可能薪水介于3000元至1万5000元。对 于资产有上千万元的离婚案件,尤其是涉及资产转 移等问题的案件,"没法设计出一个制度来简化"。

新的家事司法制度主要面向普 罗大众,如住在四五房式组屋的中 等收入离异夫妇,力求帮助他们简 化离婚诉讼、节省律师费,并保护 孩童的利益。

律政部长尚穆根接受本报专访 时指出,对于资产有上千万元的离 婚案件,尤其是涉及资产转移等问 题的案件,"没法设计出一个制度 来简化"。

尚穆根说,新制度要帮的是住 在四五房式组屋或公寓的一般百 姓,女方可能薪水介于3000元至1 万5000元。"她只想要获得公平待 遇,基本的资产分配,同时照顾到 孩子。"

拥有多年律师经验的尚穆根 说,一场离婚诉讼的律师费从数千 元到数万元不等,如果涉及庞大资 产则可能高达几十万甚至百万元, 审讯也将耗费数年。一些离婚案件 牵涉到投资、股份、房地产转让 等,一些则演变成商业案件,需要 追踪财产,律师费自然少不了。

新一轮家事司法改革很难简化 这类复杂的离婚诉讼,但尚穆根相 信新制度可以大大简化一般的离婚 案,并分享了三个他在接见选民活 动时,了解到的个案,具体说明新 的家事司法制度将如何让这些普通 人受益。

在其中一个案例中,一名月入 3000余元的中等白领,为了争夺两 个孩子的抚养权,已在过去两年多 里花掉四万元律师费。每当她看到 前夫在宣誓书中指责她,她就会要 求书面回应前夫的指责。今年初, 法庭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分别判给 夫妻二人,女子不愿让两个孩子分 开,现在仍在等待上诉。

在尚穆根看来,四万元对女子 来说并非小数目,"甚至可能是她 全部积蓄",她却因为不断回应前 夫的指责而填写不必要的宣誓书回 应对方,"这有什么意义呢"?

在尚穆根引述的另一个案例 中,夫妻在官司中表现出的对抗情 绪,加剧了孩子的伤痛。对父亲产 生仇视的孩子,甚至不愿使用父亲 的姓氏,拒绝将他的姓写在文件 上。

孩子的母亲10年前就开始寻求 尚穆根帮助,双方从最初办理离婚 到如今因为探望孩童而争执,已经 过了10年,情况却仍不见起色。

尚穆根说:"即便父母离异, 对于孩子来说,他的双亲还是同样 的两个人。从孩童利益出发,他应 该和双亲都保持亲密关系。"

新制度可避免 不断往复的恶性循环

对于上述两起案例,尚穆根认 为,在新制度下,宣誓书可避免不 断往复的恶性循环,继而节省时间 和金钱。对于抚养权,法庭也将委 任孩童代表,从孩童的利益出发。

离婚诉讼中,夫妻双方口诛笔 伐的情况屡见不鲜。尚穆根希望离 婚双方能够着眼未来,而非追究过 去。

他说:"夫妻都已经分开了, 不会再住在一起,那又何必为了以 前的事情争吵不停?他们应该想的 是以后的事情。但有时人就是放不 下。你想在法庭里证明你是对的, 但这不是对与错的问题。"

在另一案例中,独自抚养两个 幼童的女子收入微薄,付不起律师 费,丈夫却多次拖欠生活费。

尚穆根指出,新制度将委任法 庭之友帮助没有律师代表者,被赋 予更大权力的法官也将能够主导审 讯,在必要时介入。


Get the full story from Lianhe Zaobao

Purchase this article for republication.

BRANDINSIDER

SPONSORED

Most Read

Your daily good stuff - AsiaOne stories delivered straight to your inbox
By signing up,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and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