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公积金课题不宜情绪化

讨论公积金课题不宜情绪化

上个月初,公积金局宣布从7月1日起调高最低存款额,此举引起一些人的反弹,有关课题至今还在发酵,而且有情绪化和政治化的趋向,值得国人注意。虽然这是个重要的课题,一些人对公积金的运作可能也不是很清楚,但要求更多的信息或质疑问难,委实没有必要采取情绪化甚至鼓动性的做法,更不宜对公积金制度妄加非议,套上莫须有的罪名,破坏人们对它的信心。

上个周末在芳林公园举行的"还我们公积金"集会,有约两千人到场,显示不少人关注这个课题,也带着一些疑问想到场寻求解答,但上台发言者的讲话,更多是情绪化以至政治化的发言,不但对解答公众的疑问毫无帮助,反倒可能散播更多消极的情绪,不必要地增加不知情者的疑虑,使他们对这个重要的强制性储蓄制度失去信心。这种自毁长城的做法不只令人遗憾,也叫人痛心。

无可否认,公积金制度从原初的强制储蓄养老开始发展至今,已经演变成一个相当复杂的制度。知道的人当然能充分体认这个制度的种种好处,如强制雇主为员工缴纳公积金,使绝大多数受薪人士买得起政府组屋,并有一定的储蓄应付养老和医疗之用。但不知者则怪罪政府"扣押"他们的钱,包括规定最低存款,使他们无法在达到55岁时提取所有的存款。近来更有博客质疑政府对公积金存款的处理不透明。

尽管现在网络沟通与获取信息就在弹指之间,但并不是所有的民众都懂得这么做。制度从原本的简单变成复杂,政府部门不能期望,更不能假定一般天天为生活忙碌的民众在认识上都跟得上。这种实际变化与民众认识上的差距,并不是把所有的信息都放上网络就能填平的。一些人对最低存款等问题的疑虑,说明面对日益复杂化的政策与措施,公共服务部门实在有必要重新审视旧有的沟通方法,好好地探讨应如何用最简单易懂的语言和形式来打破隔阂,并协助公众消化各种复杂的信息,避免误解以及以讹传讹。

公积金议论所反映的另一个问题,是好些人对公积金的运作有讳莫如深的感觉。懂得的人当然很清楚,公积金主要用在购买政府公债,政府的AAA级信用评级是公积金作这一投资的最佳保障,也因此,政府能保证给公积金存户高于市场利率的利息。不懂的人,包括那些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博客,则疑神疑鬼,妄指胡猜,甚至刻意误导民众,贻害不小。财政部本月初已就这个问题做出解释,这类信息应该更加广为流传 。政府能进一步提高公积金回报率吗?这是合理的疑问。

事实上,李显龙总理不久前已在国会承诺,会在这方面努力,比方,改进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让支付额能跟得上通货膨胀。当然,这些事情都得由金融专才来研究处理,没有一般人想象中那么简单。

公积金涉及许多人半生牛马的积蓄,容易引起情绪性反应是可以理解的,也正因此,人们在议论这一课题时,尤应谨言慎行,一般民众也应懂得向可靠的人寻求相关信息或解答疑问,千万不要道听途说,轻易受人误导。此外,我们也应知道,公积金作为一项强制性储蓄计划是有其客观需要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很好的处理钱财和做好养老终生的准备,即使发达国家也不例外,虽然各国所实行的制度各有差别,但用意却是一致的。我国的公积金制度是独特的,效用也是显著的。当然,这个制度并非完美无缺,也不可能做到满足每一个人的需求,它总会有改善的空间,国人应该做的是与政府携手,尽量完善它,而不是破坏它。

Purchase this article for republication.

BRANDINSIDER

SPONSORED

Most Read

Your daily good stuff - AsiaOne stories delivered straight to your inbox
By signing up,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and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