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捧为三中全会改革蓝本 官方学者指改革文章爆红是投机炒作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指"383"方案最近大热,不排除是投机性资本的操纵炒作,而最喜欢爆炒"改革红利"概念的多数是房地产、金融等资本市场玩家。图为中国大城市里发展中的金融区。

由于撰写人具官方背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上个月发表的"383"改革方案被部分媒体视为政府即将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宣布的改革路线图。不过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的研究员指该方案并非唯一被提交给三中全会参考的报告,是舆论过度解读,不排除有人试图借此影响三中全会的政策改革方向。

被视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蓝本的"383"报告近日遭到一些官方学者和媒体的质疑。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昨天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研中心)公布的"383"改革方案以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的文章《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在媒体上爆红,不能排除一些人希望在三中全会前夕影响舆论,推动民众与决策者的想法向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国研中心组织撰写的"383"改革方案总报告今年10月1日刊登在《中国改革》杂志上。所谓"383"改革方案是指"三位一体改革思路、八个重点改革领域、三个关联性改革组合"。其具体内容包括:推动完善市场体系、转变政府职能、创新企业体制的三位一体改革;三位一体改革的核心是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为此必须推进行政管理体制、垄断行业、土地制度、金融体系、财税体制、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创新体制以及对外开放等八个重点领域的改革。

报告负责人刘鹤传是中国新经济总设计师

随着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会期的临近,"383"改革方案因其撰写者的官方背景而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一些媒体甚至将"383"改革方案解读为三中全会将要确定的"改革路线图"。这些解读并非没有依据,因为"383"改革方案的主持人除了前总理朱镕基的秘书、现任国研中心主任的李伟之外,还有近来声名大噪的刘鹤。今年61岁的刘鹤目前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负责中国经济政策的调研和制定。美国《华尔街日报》不久前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已经挑选刘鹤担任"中国新经济计划的总设计师",习近平今年5月还亲口对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多尼隆(Tom Donilon)介绍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

刘鹤的地位上升让期待三中全会将有改革大动作的人士更加乐观。一些舆论认为,"383"改革方案的步伐很大,方案在行政审批制度、反腐制度、土地制度、金融财税体制等领域提出的改革举措不仅大胆,更具有较强的可行性,切中了阻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要害。同时,"383"方案还明确提出减少贷款规模、土地指标、产能数量等行政性直接干预手段,主要运用货币、财税等总量手段改善宏观调控,破除国有企业的行政色彩和垄断地位,对国企进行资本化改革等等。这些建议自然受到自由派人士的欢迎。

梅新育:舆论解读过度

但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刘鹤的经济思想和改革主张明显偏向走市场化道路的"新自由主义"。因此,在"383"方案受到部分舆论热捧的同时,一些不同的声音也开始出现。

梅新育在文章中指出,舆论对383改革方案和刘鹤的文章存在"过度解读和选择性解读"。例如"383"改革方案总报告只是国研中心向三中全会提交的参考报告之一,并不是全会唯一参考资料,更不是全会报告本身。这些过度解读和选择性解读离不开投机性资本围绕这一题材的操纵炒作,"他们制造题材的逐利动机与政治性图谋一拍即合。"

文章说,中国要保持改革的勇气和魄力,但不必对"改革红利"之类概念的热情追捧者过度兴奋。最喜欢爆炒这些概念的多数是房地产、金融等资本市场玩家,因为他们能从"制度套利"中大发横财,所以他们特别热衷制度的"改革"。

官方《人民日报》海外版网站10月29日发表署名"任海平"的评论文章,指出"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是摆在中国面前的一道改革考题。这道题目,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将会给出明确答案。尽管如此,越是临近答案的揭晓,越会引发种种猜想。"383方案"就是这样走红的。

文章警告说,"如果不顾现实国情与民众福祉,盲目冲向别人使劲吆喝的方向,稍稍不慎,改革列车就会跌下万丈悬崖,民族复兴的梦想也将摔得粉碎。"

知名学者吴稼祥在接受《时代周报》访问时指出,"383"改革方案是一个局部性、政策性、操作性和阶段性的报告,在更高层次、更宏观层面究竟如何与整个政治经济体制对接,甚至相应的调整和妥协,还要等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才能看清楚。

网络知名评论人士"牛泪"也认为,刘鹤并没有执笔"383"改革方案,他被挂名并靠前只是因为他的官员头衔招人。"383"方案既不是习近平的改革方案,也不是李克强的改革方案,当然也不会是外界鼓吹的什么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方案。三中全会将对经济改革、法治建设、政治路线、意识形态、反腐整风、文化改革、社会改革、生态环境等很多领域进行全面部署安排。经济改革只是其中一个方面,要出台的是一些宏观的方向性安排,根本就不会像"383"方案那样逐个细节进行讨论、也不会深入到那么细化的技术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