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讲华语 应多鼓励多支持多辅助

大女儿修齐的双语能力强,三个儿子的 华语能力相对比较弱。李显龙总理在配合讲 华语运动35周年庆专访中,评估自己四个孩 子的华语能力,他认为每一个人的语言掌握 能力受天分影响,家长不应强迫孩子学习华 语,而是应"多鼓励、多支持、多辅助"。

在访谈中询及在家中是否经常与孩子用 华语交谈时,李总理分享四个孩子学习华语 的经历,也对他们的华语水平一一进行"点 评"。他说,女儿修齐的语言能力很强,中 学时期选修高级华文、到了高中也继续修读 华文,并且不需要华文补习。

相对来说,他的三个儿子的语言能力则 "没那么强"。李总理说,长子毅鹏因患有 阿斯伯格综合征(Asperger's Syndrome), 自闭症影响了他的华语学习能力,二儿子鸿 毅相信因为有阅读障碍,语言能力受影响, 在中学时期修读为华文程度较弱的学生设计 的华文B课程。

李总理给予小儿子浩毅的华语能力的评 价则是"还过得去",表示浩毅能够使用网 上字典自修,不但华语成绩可及格,对华语 也仍抱兴趣,甚至在上大学之前有一度一直 用华语与他交谈。他也分享本身的"孩子 经",他认为如果孩子压力太大,会抗拒学 习,会弄巧反拙。他以浩毅的情况为例说: "我问过他要不要安排补习,他说不要,所 以我让他自己学习。"

追溯小时学华语经历

李总理也鼓励父母亲让孩子从小接触母 语,强调这是符合科学原则的做法,并追溯 他小时候学华语的经历。他指出,当年父母 亲决定把他送到当时的南洋女中附小,而尽 管他在家里讲英语,但在华校学习并没有面 对任何问题,与其他同学家庭背景的不同也 完全不是问题。

然而,到了中学与高中时期,他开始意 识到他的华语表达能力与周遭的同学相比较 弱,当时高中的理解与写作还差点不及格, 成绩不甚理想。他说,他本身的语言能力不 错,但每个人所能达到的水平毕竟不同,自 己的程度不是所有人当中最好的,但是仍能 够自在地运用华语。

李总理指出,语言必须多运用,一旦不 用便会渐渐生疏,而对于自己现在看中文书 的机会变少了,他表示可惜。

他透露,虽然会看中文资料等,但最后 一次阅读中文书籍已是几年前的事,最后看 的两本书是台湾文化部长、作家龙应台的 《大江大海--1949》和本地作家朱亮亮的 《追虹》。他说,虽然朱亮亮的女儿、教育 部兼通讯及新闻部政务部长沈颖已把书翻译 成英语,他仍选择看中文版,读朱亮亮"自 己的话"。

李总理在谈到华语学习时说,为鼓励人 们学华语,中国的崛起提供了"自然的动 力",而尽管有些人只为务实学华语,但也 有它的价值。他说,今天的家长普遍都认同 学习华语的重要性,如果中国今天是个落后 的国家,要鼓励学生学华语肯定比较困难。

他说:"如果现在的学生因为认为学华 语对他们将来到中国工作有用,因此有自然 的动力要学好华语,那就用这个动机去顺水 推舟吧。他学了华语之后会自然而然吸收到 许多跟华族文化有关的价值观、文化知识和 常识。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成果,我们也会 自然而然地得到收获。"

一些人希望政府能够重新审视本 地的方言政策,但李显龙总理提醒 说,政府为鼓励大家多讲华语、少说 方言,下了很大的工夫才达到今天的 成果,它不可能也不应该恢复以前的 情况,并且也不能错误低估讲华语运 动的重要性和成就,向人民"发出错 误的信号"。

他说:"不要以为我们在维持讲 华语的环境的同时,可以再制造一个 讲福建话、讲潮州话、讲琼州话、讲 客家话的环境。这不行。"

社会上不时有人会呼吁政府放宽 方言广播政策,允许电台播放方言歌 曲、方言节目等,但李总理强调坚持 维持和加强讲华语环境这方向的重要 性,表示如果当初保留各种不同的方 言,新加坡人今天不但不能够讲华 语,要维持方言的水平也非常困难。

根据官方调查统计,本地华族家庭在语言的使用方面有很大 转变,在1980年,以方言为家庭用语的家庭占76%,但到2010年只 剩19%;而以华语为家庭用语的比率,则从1980年的13%,上升到 2010年的48%。李总理形容说,在讲华语运动推行前,新加坡年轻 人的第一语言是方言,主要以方言交流,但现在根据统计,年轻人 当中只有5%左右使用方言,绝大多数的年轻人会讲华语,而年长 者也能在日常生活中运用华语。

他说,新加坡的方言环境复杂,方言还掺杂着新加坡其他的语 言,与方言的语句与文法不同,要保留所有方言因此也不太可能。

总理说,如今能做到的是以让人们以学习第三语言的方式学习 方言,大家可以唱方言歌曲、学习戏曲等。"但如果要普遍使用方 言,例如在熟食中心吃饭时用方言跟摊主交谈,我们应该用哪一个 方言呢?难道是买海南鸡饭的时候用海南话,买潮州粥时讲潮州 话,买福建面时讲福建话吗?这是一种浪漫的幻想,在现实社会中 不太可能做得到。"


For more stories, go to Lianhe Zaobao